部分国家地区打击逃税防范避税的措施

一、美国税务局在防范国际逃税方面不断取得进展
按照美国联邦税务局官方网站披露的信息,美国税务当局不断在防范国际逃税方面取得重大进展。 2011年9月份完成海外项目总数达到30000件。其中,截至到9月上旬, 美国联邦税务局共接到了2011年度自愿披露的新申请书项目12000份。

美国联邦税务局同时宣布,税务局到9月份从参与2009年项目人的手里征收到了22亿美元税款,这是美国海外项目中大约80%案件初次披露的结果。其中,税务当局在2011年项目中,对支付不足的征收到了5亿美元的欠税和罚息。由于没有包括罚金在内,有可能这一数额还会增加。

美国联邦税务局局长舒尔曼·道格拉斯表示,从各个角度看,美国都处于前所未有的努力强化全球税收执法过程中。美国税务当局已经撕碎了国际银行保密法,正在不遗余力地防范海外逃税。

全球税收执法,是美国税务当局首当其冲的选择。舒尔曼表示,美国联邦税务局在多条战线上取得了进展,包括与别的国家之间开展开拓性的国际税收协定和越来越多的合作。此外,美国联邦税务局和司法部,在涉及到国际逃税领域的刑事调查方面也加大了投入。

这些努力有助于支持2011年度离岸自愿披露动议(OVDI)。2011年度的做法,是在2009年度离岸自愿披露项目(OVDP)得到积极反响后实施的。该项目为那些拥有海外未披露资产或收入的美国纳税人,遵守美国税制、缴纳其公正的份额,避免潜在的刑事指控提供了第二次机会。

2009年度大约有自愿披露的项目15000份,到截止期后,另外3000名申请人被允许进入2011年度的自愿披露项目。此外,2011年还获得了额外自愿披露项目12000份,还有部分要计算在内的额外申请。所有这些,使得纳税人主动要求进行披露和自愿进行披露的数量,达到了30000件。

这位税务局长表示,美国税务当局的目标,就是使人们返回到美国税制中,严格遵守法律。而且还要向美国国库贡献税收,改变和扭转海外逃税的这种趋势。

在税务当局公布的数据中,美国联邦税务局从中收取了22亿美元的欠税、罚息和罚金,占到2009年结案案件中的80%。这些案件来自全球每一个角落,涉及到140个国家的银行账户。

美国联邦税务局正在启动2011年度的申请工作。截止到9月份,税务当局从2011年度项目获得了5亿美元,这使得美国政府从海外项目中获取的税款总额,达到了27亿美元。

舒尔曼表示,税务当局征收到的数额在未来会不断增加。税务当局的所作所为改变了人们对税务风险的认识。美国人现在都知道,假如在海外隐匿资产,被抓的可能性会不断增加。在2009年度和2011年度项目之外,在许多其他领域也可以见到金融影响:刑事起诉。在海外隐匿资产的人被判处数月或数年的监禁,法庭命令这些人要支付数十万乃至数百万美元。瑞士最大的银行瑞银集团,在2009年同意向美国支付7.8亿美元的罚款、罚金、罚息和赔偿。

2009年度与2011年度两年披露的项目,给美国税务当局提供了有关各种银行和顾问们协助人们海外逃税的丰富信息,美国联邦税务局将利用这些信息,继续加强国际税收执法工作。

二、希腊政府打击逃税
(一)严重的逃税现状
如果不是债务危机,几乎没人注意到,在希腊这个拥有1100万人口、500万工作者的发达国家中,只有1.5万人申报的年收入超过10万欧元。

按照希腊2009年的纳税记录,每10个有收入的人中,就有7个人申报的年收入,低于政府制定的贫困线水平1.58万欧元;其中还有4个人申报的年收入低于6600欧元。这意味着他们根本不需要缴税,希腊拥有令人震惊的地下经济和逃税“传统”。

希腊被称为是“逃税天堂”。每天晚上,住在雅典的英国人艾米

丽和她的丈夫,都要登录网站查询第二天罢工行动的最可靠信息,以便安排次日生活,她已被迫习惯于这种超现实的荒唐。她说作为外国人,她很难理解希腊人为什么会到今天这步田地。她说:“我们的房东会一边抱怨腐败,一边写给我们只有实际租金额一半的收据,就像一些人说的,希腊人从来就没有学过交税,因为,从来没有人因此受到惩罚。”

许多希腊人都没有准确地报告自己的个人收入,这样的猜测正被

越来越多的调查所证实。不仅是那个拥有跑车萨索斯岛的农夫这样,特别调查组最近也在希腊克里特岛,查到大批用来掩盖真实收入的银行账户,它们多属于医生、律师等行业的专业人士。

雇主为了少缴税,会把大部分工资用现金装在信封里交给员工。商贩会在收到500多元的销售款后,只开一个30多元的收据。这些偷逃税款的升斗小民们却心安理得,因为,他们认为政府和企业界的“肥猫”从国库中窃取的更多。

除了逃税,也有人想尽办法去钻政府福利的漏洞。一个令外界哗然的最新案例,足以说明这漏洞有多容易“钻”。一位离了婚且膝下无子女的前警察,在过去15年中通过捏造出的19名子女,为自己骗取了超过15万欧元的政府福利。当他再次前往福利机构领取8000欧元支票时,才终于被雅典警方逮捕。

(二)政府采取的措施
希腊财长韦尼泽洛斯,在2011年5月发动了一个全国查税行动,由财政部交叉检查所有资产收益报告,试图找出逃税者。迄今为止,在上述低收入申报者中,已有1.406万人被查出拥有超过10米长的游艇,128个人拥有私人飞机或直升机。根据希腊财政部的统计,共有约90万人拖欠税款近411亿欧元。其中,5%逃税者占总欠款额的85%。今年9月,韦尼泽洛斯曾公布一份很长的欠税企业名单,包括了6000家大大小小的希腊企业,合计欠税300亿欧元。其中,国有希腊铁路公司以欠税12.6亿欧元名列榜首。

韦尼泽洛斯再三警告,全国逃税额超过15万欧元的企业及个人,要于2011年11月24日前主动补齐所有欠税,否则将在财政部网站上公布名单。

韦尼泽洛斯的名单上显示,有750名希腊人每人在瑞士银行至少存有10万欧元,这还只是2009年的一批数据。这份名单已经交给议会的一个特别委员会进行调查。希腊已于近期与瑞士达成双边税收协定,以便对在瑞士银行拥有账户的希腊人能够被征税。之前德国和英国都分别跟瑞士达成了税收协定。根据负责瑞士国际金融事务的国务秘书处发表的声明,该税收协定的目的,是规范希腊纳税人在瑞士银行账户的长期资产,未来将在一个匿名的基础上代征一次性税收。

德国跟瑞士协商征税的税率是26%。希腊希望与瑞士之间的协议能够比照德国。至于希腊人究竟有多少钱存在瑞士,各方说法不一。希腊中央银行的统计报告显示,仅2010年1月至2011年10月28日,至少有333亿欧元直接从希腊银行转移到了瑞士银行账户。韦尼泽洛斯说,希腊人在瑞士银行账户的资产估计总额为2690亿欧元。按照奥地利经济学家施奈德(Friedrich Schneider)的估算,影子经济在希腊国民经济中占到25.1%。

债务压顶、国库空虚的希腊,正在开展大规模的清查富人逃税行动。希腊独立税务调查组派出的一名卧底税务官,最近来到萨索斯岛,在那儿他找到一个貌似不起眼的农夫,发现他拥有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还有一辆保时捷,不仅如此,他还放高利贷。农夫在过去十年里申报的年收入都不到1万欧元。

2011年12月14日希腊政府召开会议,专门商讨打击贪污腐败问题,逃税使得希腊政府每年损失税收130亿欧元。金融和经济犯罪调查单位(Financial and Economic Crime Unit)负责人雷卡斯(Nikos Lekkas)则认为,每年的偷逃税款总计400-450亿欧元。而欧盟给希腊的总援助额也不过1100亿欧元。希腊政府正不遗余力地开展全国范围内的大清查行动,包括严查偷逃欠税、打击地下赌博业、骗取福利等行为。至今已有多人在这场疾风厉雨中被捕,其中包括不少希腊上层社会的名流。

经济学家艾莉娜表示,希腊偷漏税成风,估计去年漏缴的所得税占到30%,真正的罪魁祸首,是整体税收制度混乱和公共部门管理的效率低下。

(三)政界学者和各种国际组织的调查与评价
雅典政治学者股赛迪斯表示,政客们过去曾多次威胁要将偷税者公之于众,但最后都没这么做。“我想知道到底是偷税者由于拖延公布偷税者名单而获得补税机会,还是有人希望以此争取时间,掩盖自己的不当行为。”

最近,由欧盟派往希腊的一个官方专责调查小组发现,希腊损失的税收可能高达600亿欧元。其中包括大量资金被秘密转往瑞士银行,还有约300亿欧元,是由16.5万个久拖未决的欠税诉讼案构成的,其中有些陈年旧案件已历时12年。

祖籍希腊的瑞士议员约瑟夫不久前爆料说,很多希腊议员都在瑞士银行开有大额账户。这番话导致希腊议会不得不做出回应,要求300名议员在网上公开各自财产,民众在今年底之前都可自由查询。关于涉及瑞士账户问题,还扯出了希腊前私营银行普罗度(Proton),该行被发现曾向瑞士转移7亿欧元资金,该行前最大股东兼行长拉夫兰迪亚蒂斯也被希腊检察院调查。此人在希腊可谓呼风唤雨,旗下拥有复杂产业,近年还收购了多家媒体,与希腊政坛的关系千丝万缕。

日前得到的一份仍处于保密期的报告显示,该银行的主要问题是向高风险关联公司及个人发放不当贷款,还涉嫌大量的洗钱和其它滥用交易的犯罪。2011年10月,由政府出资8.63亿欧元避免其倒闭,目前希腊央行正在调查其所涉问题。通过重整税收体系并加强监管,希腊政府希望找回60-80亿欧元的补缴税款。去年,希腊共征得税款540亿欧元。希腊有3500亿左右的债务,今年预算赤字预计近190亿欧元。

位于柏林的反腐败民间机构“透明国际”(TI),日前发布国际清廉指数排名(CPI),希腊排在183个国家的第80位,在欧盟成员国中位列倒数第二。透明国际(TI)强调,导致欧元区债务危机的部分原因就是,“公共当局未能解决债务危机的关键因素是受贿和逃税”。透明国际组织雅典负责人可沙塔斯说,更有效地打击逃税,有望为希腊政府每年挽回超过100亿欧元。

2011年10月辞职的希腊前财政部资讯系统秘书长史宾纳利斯,给这份“单纯”的期望泼了冷水。史宾纳利斯在前述会议上说,希腊的查税系统,有一个内部公开的秘密操作模式“4-4-2”,即40%落入税务稽查官员口袋,40%被允许注销(落入逃税者个人口袋),政府通常只能收到20%的逃漏税和罚款。史宾纳利斯痛责希腊经济的主要问题是,除了逃税,还要归结于糟糕的管理和效率低下。

伦敦商学院副教授戈登认为,希腊的问题是税收征管方面,缺乏问责制和激励机制,导致产生了一个非常低效和腐败的制度。因此,亟须建立严格的问责机制和独立的治理机构。他带领的一个研究小组建议希腊政治势力,要把眼下危机看作是行政和体制转型的催化剂,加紧实施结构性改革,重点增加公正性,重新树立国家意识。他说:“紧缩已达到极限,应该把重点放在一个追求促进增长的改革上,而不是加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