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税改革改什么

  建立全面规范、公开透明的现代预算制度
建立现代预算制度实际上就是要管住政府的“钱袋子”,这是现代国家治理的重要内容。通过建立全面规范、公开透明的政府预算制度,能进一步硬化预算约束,规范政府行为,实现有效监督,提高资金效益,使预算在阳光下运行。预算公开本质上是政府行为的透明,是建设阳光政府、责任政府的需要,也是推进依法行政、防范财政风险的需要。

“预算公开是监督政府的有效方式,是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可以减少腐败行为的发生。”北京大学财经法研究中心主任刘剑文说。目前在推进预算决算公开方面已经做了大量工作,并取得了阶段性重要成效:2014年中央财政公开了公共财政预算、政府性基金预算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全部表格;专项转移支付公开到具体项目,99个中央部门公开了部门预算,并全部细化到项级科目;31个省市区全部公开了省级财政预算和部门预算等。

今后要进一步细化政府预决算公开内容、扩大部门预决算公开范围和内容,除涉密信息外,中央和地方所有使用财政资金的部门均应公开本部门预决算,尤其是所有财政拨款的“三公经费”都要公开,让群众看明白、能监督。

逐步取消竞争性领域专项和地方资金配套
转移支付,主要是指各级政府之间为解决财政失衡而通过一定的形式和途径转移财政资金。转移支付分为一般性转移支付和专项转移支付两种形式,前者由中央财政一次性划拨地方财政,纳入地方一般预算,主要解决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问题,地方政府可以按照相关规定统筹安排和使用;后者是中央政府对承担委托事务、共同事务的地方政府,给予的具有指定用途的资金补助,以及对应由下级政府承担的事务,给予的具有指定用途的奖励或补助,资金必须按照指定用途使用,“打酱油的钱不能买醋”。

山东省财政厅厅长于国安认为,专项转移支付比重过大带来的弊端包括:第一,每个部门都分钱,成本高、浪费多,寻租现象也难以避免。第二,分配太散,不能集中财力办大事。第三,很多项目涉足竞争性领域,影响市场公平竞争。第四,很多专项资金要求地方配套,加剧了地方困难。

当前,要逐步提高一般性转移支付所占比重,清理、整合、规范专项转移支付项目,逐步取消竞争性领域专项和地方资金配套,严格控制新增项目和资金规模。

实行中期财政规划管理
目前,我国预算管理注重收支平衡,但执行中出现一些问题。在经济下行时,财税部门为完成任务征“过头税”造成经济“雪上加霜”,在经济过热时,又容易该收不收让经济热上加热。

实行中期财政规划管理,就是让各部门有重大项目、决策规划中,与三年滚动财政规划相衔接。有助于实现跨年度的周期性平衡。

“从地方财政实践的角度看,我认为这是非常必要的。”广东省财政厅厅长曾志权说,首先,有利于财政政策更好地服务中长期决策部署;其次,有利于增强财政政策的前瞻性和财政预算的可持续性。再次,有效强化中长期财政规划对年度预算的约束性。比如,资金需求量大或者时间跨度较长的重点支出、重大政策、重点领域,采用滚动方式编制预算,未纳入规划的项目不安排预算。

解决地方债务管理“怎么借”、“怎么管”、“怎么还”
由于长期存在储蓄率过高、融资渠道单一等问题,在发展转型期,地方政府性债务不断积聚。全面规范地方政府债务管理是当前一项重要任务。

改革总要求,就是疏堵结合,开明渠、堵暗道。具体实施,要解决三个问题。“怎么借”?剥离融资平台公司政府融资职能,严格限定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权限和用途。“怎么管”?对地方债实行限额控制,一般债务和专项债务分类纳入预算管理,接受人大监督。“怎么还”?厘清政府和企业的责任。向社会释放正确信号,谁借谁还,坚决防范企业债务推给政府。

“如何借进债务,怎么管理,怎么使用,是否有能力还?关注这些风险是必须的。”四川省财政厅厅长王一宏表示,地方债作为政府统筹财政资源的重要手段,适当负债对促进地方经济发展有促进作用,四川地方债务的80%都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和民生领域,四川将出台地方债务管理办法,确保全省地方债务在可控范围之内。

深化税收制度改革,优化税制结构
税收是政府收入的基本形式,也是国家实施宏观调控、调节收入分配的重要工具。2013年,全国公共财政收入129143亿元,其中税收收入110497亿元。当前要深化税收制度改革,优化税制结构、完善税收功能、稳定宏观税负、推进依法治税,建立有利于科学发展、社会公平、市场统一的税收制度体系,充分发挥税收筹集财政收入、调节分配、促进结构优化的职能作用。

我国的税收制度改革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推进增值税改革,按照税收中性原则,全面实行营业税改征增值税,扩大营改增实施范围,在“十二五”期间完成营改增目标;完善消费税制度,进一步发挥消费税对高耗能、高污染产品和部分高档消费品的调节作用;加快资源税改革,推进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建立环境保护税制度;加快房地产税立法等。

湖南鸿胜物流有限公司是营改增的直接受益者,该公司仅通过新增固定资产1000多万元,就享受税收抵扣100多万元,大大减轻了企业负担。但由于营改增的配套措施还在不断完善中,而且部分行业尚未进行营改增,抵扣链条不完整,该公司面临油费增值税发票开具难度大、建安成本无法抵扣等问题。“我们希望国家加快推进营改增试点,使营改增覆盖各个行业,这样抵扣链条就完整了,我们将受益更多。”公司董事长戴飞鸿向记者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