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不同类型避税天堂盘点

据《商业周刊》报道,一提到避税天堂,人们首先联想到的是充满热带风情的小岛、雪白的游艇和穿着流俗的毒品大亨。事实上,全球避税天堂市场已逐渐演变成庞大的低税区版图,为富豪和跨国公司提供税务庇护。俄罗斯和巴西等新兴市场持续的腐败、金融危机,以及法国等国不断攀升的税率,都是致使避税天堂近几年激增的原因。

税务律师们指出,目前全球至少有70个“企业友好型司法管辖区”。根据税务公义组织的数据显示,目前这些地区所庇护的税金高达21万亿美元到32万亿美元,而2005年这个数字仅为11.5万亿美元。

以前,这些企业友好型司法管辖区都没有多大区别,而今,各自的特点越来越明显。尽管个体间存在着差异,“它们有一个共性,那就是愿意提供保密服务”,来自华盛顿的宣传组织全球金融诚信的主管雷蒙德-贝克说。开曼群岛是最有名气,新加坡和中国香港日益受到关注,迪拜对大量现金的管理很宽松。

“瑞士曾希望成为世界各地非法资金的最大接收者,但美国政府在这方面掌握着很大的决定权,于是瑞士各银行努力吸引外逃资本,特别是来自拉丁美洲的,而且操作很成功。”贝克说。

避税天堂,或是来这里寻求庇护的机构们可不会管美国政府怎么想,总能找到适合自己的“金主”或接收者。

《商业周刊》梳理了全球各避税港类型:
特拉华州
适用群体类型:跨国企业高管
这是一个安定、民主的“国度”。该州政府法律规定豁免控股公司子公司的税,这就是有超过半数的《财富》500强公司在这里设分支机构(至少官方资料上是这么多)的原因。这些公司包括Google、福特和伯克希尔哈撒韦。

讽刺的是,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老板沃伦-巴菲特认为有钱人纳的税太少了。

卡托研究所的丹尼尔-米切尔说,“像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几个行政区,也是避税天堂,但很少有人知道。”

开曼群岛
适用群体:政客
尽管避税天堂并不受大多数美国人待见——今年起生效的美国《海外账户税收遵从法》要求海外银行公开美国帐户持有人的姓名和结余明细——但部分共和党大佬似乎对它们仍情有独钟。米特-罗姆尼早已将数百万美元资金转移到开曼群岛,小布什最近还在该地举行的投资会议上做了主题演讲。

伯利兹
适用群体类型:正在办离婚手续的人士
像英属维尔京群岛、塞舌尔群岛、开曼群岛和巴拿马一样,伯利兹是大量“离岸”控股公司扎堆之地。这些公司在伯利兹均享有无与伦比的保密权利。Panama-Law.org网站提供有关避税天堂的信息,称伯利兹伯托“是我们所知道的唯一不允许欺诈性转让行为的避税天堂”。那些不想履行离婚协议,或想逃避民事裁决的人们不用担心了。

泽西岛
适用群体类型:英伦小报的跟踪目标
法国海岸附近的泽西岛,散落着海边旅馆和中世纪的城堡。这里也是英国富人存放小金库的首选宝地。岛上所得税率为统一的20%.但泽西岛自身命运仍不确定。它属于英皇领地海峡群岛。英国首相大卫-卡梅伦的父亲在这个避税天堂里发了小财。

卢森保
适用群体类型:富二代
卢森堡把自己定位为这样一个避税天堂:衣着光鲜的成功人士在这里投资高端基金。律所CMS DeBacker的卢森堡办事处合作伙伴迪奥戈。杜阿尔特-德奥利维拉说,客户“需要这样的司法管辖区:能提供有专业技能的人,这是你在塞浦路斯无法享受到的”。总之,专业的投资基金很受欢迎。“你还可以做艺术品和钻石这样的激情投资。”

挪威
适用群体类型:名流大腕
在对避税天堂恨之入骨的人士看来,每个人都有逃税倾向。挪威财政部国务秘书罗杰。谢尔瓦最近称该国为避税天堂,并指出与奥斯陆比起来,获取一个太平洋岛国的银行账户信息要容易得多。荷兰也属于这种类型,这个“夹心三明治”灰色区域让全球数千社会名流趋之若鹜,其中包括滚石乐队主唱米克-贾格尔和传奇网球名将格拉芙。

塞浦路斯
适用群体类型:俄罗斯寡头
苏联政权垮台以来,俄罗斯寡头千方百计寻找资金避难所,塞浦路斯一直是他们的首选。2013年1月1日,塞浦路斯被俄罗斯政府从避税天堂黑名单上去除,让这个地中海岛国人气飙升。“塞浦路斯目前仍然保持着最低的税收水平,”塞浦路斯的税务律师卡罗-策沃拉说,“它是享有崇高地位的司法管辖区,可比肩英国、拉脱维亚和保加利亚。”

迪拜
适用群体类型:高风险投资者
这里有地球上最爱炫耀的群体,鲻鱼、兰博基尼、东欧妓女无处不在。2009年,邻国阿布扎比用100亿美元迪迪拜还清了债务。自那时起,这里的房地产市场开始反弹,来自伊朗和印度的金融家们趋之若鹜。根据房地产咨询集团Knight Frank的统计,2013年这里的豪华别墅价格预计将增长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