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率不高,我们却承担不起,为什么?

中国税负水平总体并不高,却给人难以承受的感觉。这是为什么?

在税收立法权、税种开征权等权限高度集中于国家层面的中国税制下,对于“我们现在究竟有多少个税种”的问题,竟然找不到一个统一的答案。

财政部网站是这样表述的:“目前,我国共有19个税种,其中16个税种由税务部门负责征收,关税和船舶税由海关征收……”之后,并一一列举这19个税种的名目。

而在国家税务总局网站上,在“税收宣传”栏目里是这样介绍的:“目前,中国共有增值税、消费税……船舶吨税、固定资产投资方向调节税等20个税种,其中,17个税种由税务部门负责征收。”也就是说,我国共有多少个税种,财政部说是19个,而税务总局说是20个。

而在包括北京地税局在内的更多的网站上还介绍称:“中国的税收制度共设有25种税,按照其性质和作用大致可以分为八类……”尚未立法开征的遗产税和已经取消的农业税也囊括在内。去年7月国内一家媒体对此进行了曝光,国家税务总局和北京地税局网站上的税制信息随即进行了变更,与财政部的19个税种的说法相统一。

据该报道所述:“负责税收征管的税务部门工作人员的答案也是各不相同:有的说有30多种,有的说 20多种;有的拿出有关资料想一一列举,但边说边发现内容已经过期……

我国中央政府税负较低而企业生产税负偏高:中央政府税负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而企业生产所承担的税负则普遍高于世界主要经济体。也就是说,企业每一单位的产出需要支付更多的税金,企业的利润空间被压缩,从长远来看不利于企业自身发展和行业全球范围内竞争。

2011年,英国税负率达到25.76%,超过其他经济体;南非、意大利、法国、澳大利亚、土耳其税负均超过20%。从G20范围内来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税负率也是处于相对低位的。

为什么会出现实际感受与统计数据明显的背离呢?这主要是因为世界银行的统计,仅仅将中央政府的税收收入计算在内,而同样占据重要地位的地方税收并没有同步反映出来。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每年全国税收总收入中约45%的税收收入来自地方政府,如果将地方税收考虑在内,中国税负水平远超过数据表现,甚至超过全球过半的国家和地区。

总体来说我国税收侧重流转税而弱化所得税,是导致企业生产税负较重的重要原因之一。

石油加工业生产税负主要以增值税和资源税为主,成品油消费税多次上调,行业总税率约为45%-50%。批发零售行业利润率不高,景气度下滑,如进口化妆品单位售价税率约为50%。汽车进口部分支付66%税金,使得普遍国内汽车售价高于国外平均价格40%左右。

地区间税收分化,行业发展和税率不一是主要原因:全国省市的生产税比重集中在13-20%之间,经济发达省市的税收绝对值高。我国税制相对比较统一,各地对税收的差别主要集中在部分确定的税率和少量优惠措施。

目前重要的着力点就是简政放权和减税降费。简政放权能增加企业活力,减税降费可提升企业动能。两者都有利于激发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当前财政、税务部门可当机立断解决税费问题,增加企业供给,从而盘活经济。要当机立断,加快制定实施方案,政策效应会迅速显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