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破获最大虚开发票案,涉案金额高达2亿

合肥破获最大虚开发票案,涉案金额高达2亿


 

    一个是“破烂王”,一个是街头大排档摊主,两位“草根”受到“高人”指点后,独辟蹊径,生财有道,虚报注册资本达500多万,组建两家“空壳公司”,在没有一起真实交易的背景下,疯狂向4省32家企业虚开发票260份,虚开金额高达2.05亿,造成2056万余元国家税款流失。经过半年的艰苦侦查,合肥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三大队联手税务部门,剥茧抽丝破解“迷局”,侦破了这宗省公安厅挂牌督办、合肥市首例也是最大一起虚开废旧物资发票案,11名犯罪嫌疑人无一漏网。

    一张便条揭开冰山一角

    2006年7月,合肥市国税局稽查局接到一封匿名举报信,举报内容令人吃惊:合肥兴合物资回收有限公司专门从事虚开废旧物资销售统一发票活动。国税稽查局对举报予以充分重视,调查中,稽查人员意外地在“兴合公司”总经理俞修才的办公桌抽屉内发现了一张便条,是“兴合公司”代账会计周某写给老板俞修才的:“老板,公司的账我都已经弄好了。你放心,账都做平了,可以以假乱真,完全能够应付税务机关的检查,税务部门从账上找不出任何毛病。”字里行间充斥着自诩和吹嘘。这位狂妄的会计没想到,正是自己这张便条,加速了特大虚开发票团伙的覆灭。

    2006年7月19日,稽查局来到合肥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请求配合稽查。警方认真审阅了有关材料,认为“兴合公司”有虚开发票重大犯罪嫌疑。经侦支队支队长陆庆、副支队长关进当即决定成立以经侦支队三大队为主体的专案组侦查。

    两大空壳公司一锅端掉

    为防打草惊蛇,7月20日,经侦支队三大队大队长束先明、副大队长汪云斌带领侦查人员会同稽查人员,前往合肥蜀山区蜀翠苑小区某套房的“兴合公司”驻地,悄悄控制了该窝点。从表面看,这里还真像个公司模样,“董事长”、“总经理”标牌赫然挂着,财务制度上墙公示。侦查人员一举抓获4名犯罪嫌疑人俞修才、金自忠、俞登发、周某,当场查获走账资金179万元,缴获印章21枚,进、销项发票611本。

    审讯发现,“兴合公司”以前有个副总叫刘开朝,曾参与虚开发票犯罪活动。但刘于2005年11月离开公司,另起炉灶,开办安徽鑫宇物资再生有限公司,从事相同犯罪活动。调查显示,“鑫宇公司”开票流向与“兴合公司”基本一致。2006年8月16日,经侦支队三大队锁定“鑫宇公司”藏身地点——大杨店一民房内,旋风式捣毁了这一虚开发票公司,抓获刘开朝、开票员施某、范某,缴获印章17枚,发票271本。会计杨某闻风潜逃,8月31日民警在杏花村镇汲桥新村将其抓获。

    票贩子“温柔乡”里落网

    经审查,俞修才团伙尚有两名关键嫌疑人闻风潜逃。一个是公司挂名副总、负责北方地区发票销售的景玉峰,另一个是负责北方地区发票销售的业务员李季。警方很快在阜阳、亳州一带发现他们的踪迹,7月21日,陆庆支队长率专案组北上。

    7月22日,有消息表明,李季刚从利辛县卖票归来,返回阜阳,与姘妇住在阜阳某宾馆。专案组火速抓捕。宾馆房门一响,正在温柔乡中享受的李季便有所警觉:“不好,合肥市公安局来了!”无奈地束手就擒。紧接着,在亳州亲戚家躲藏的景玉峰也归案。

    随后,从“兴合公司”购买了5张废旧物资销售统一发票的犯罪嫌疑人郑某落网。郑在合肥开办废塑料加工公司,由于规模有限,无法从税务机关领取发票,于是按每吨50元的价格支付开票费,从“兴合公司”买票。至此,这起特大系列虚开废旧物资销售统一发票案的11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